谈及朝鲜人对中国的真实看法,其实也是一个很复杂的命题,与对饥荒的感受一样,各地、各阶层、不同的教育程度、甚至男女、老幼都会有所不同,这里只能尽量反映出朝鲜统治阶层与被统治阶层的主流看法。

在与朝鲜人打交道之前,我的确天真的认为中国人在朝鲜人的印象中应该很好,因为没有不好的理由。在与使馆官员们谈及此事时,他们也都是千篇一律的回答朝中是兄弟。有一次与一位朝鲜馆员吃饭,服务员上菜时有一个盘子有破损的缺口,这位官员大为不满,朝鲜族人似乎对于餐具有破损十分介意,他们认为这是对他们的不尊敬,在此前与韩国人打交道时就领教过。

在他大发一通牢骚之后,最后用朝语说了一句中国,这个“国”字拉得特别长、且开口鼻音特别重,伴随着他的摇头蔑视的表情,这让我隐隐感到其中有蹊跷,后来求教长年与朝鲜人打交到的中国朝鲜族人才知道,这居然是北朝鲜人对中国的蔑称,因为把“国”字的发音拉长开口鼻音后就变成“狗”的发音了,其实就是中国狗的意思,这让我异常愤怒和吃惊,朝鲜人居然对我们中国还有这样的侮辱性称呼,而且是从一位外交官员嘴里不经意流露出来的,说明在私下这样称呼中国应是他们的常态,从此我就开始比较留意朝鲜人对中国的真实评价了,但从这些油滑、老练的家伙的嘴里,我始终无法得到真实的答案。

北京日坛朝鲜驻华使馆,一眼望过去满眼的神秘、灰暗、呆板,仿佛花季少女置身其中,也会变成为丑陋的仙人掌。我所接触的朝鲜驻华官员大都与他们的使馆建筑是一个风格,拘谨、内敛、木讷,除非酒精控制了他们的大脑中枢,你或许能看到一些鲜活的迹象,否则平时你几乎就是在与会喘气、会说话的木雕打交道。

98下半年,朝鲜使馆新调来了一位三秘(很快就晋升为二秘),他的出现,彻底颠覆了我对朝鲜人刻板的印象。此人天生一副明星脸,酷似韩国的裴勇俊,英俊潇洒、阳光开朗,即便走在北京的大街上,女生电击回头率也出奇的高,此人还有一口流利的汉语,没有任何朝鲜口音(朝鲜人说汉语都有口音,而且大多都语序颠倒),且追求时尚,对新鲜事物充满了渴望。后来接触中知道,此人刚刚留学回来不久,家庭颇有背景,在朝鲜应该属于上层的高知精英人士。我们很快就成为了朋友,而且属于有一定私交的朋友。

上一页1/8 下一页

相关推荐

社区精选

大家正在看

精彩推荐